(心情日記)我的老爸


我的老爸 對「家」很有想法


  在我國小一、二年級的時候,我家脫離了無殼蝸年的租屋族,我們搬進了自己蓋的新家,老爸買了一架當時12萬元的YAMAHA鋼琴放在客廳,鋼琴上面還有一盞很夢幻的水晶壁燈。



  老爸還買了健身器材:跑步機(全家的)、划船機(爸爸的)、跳跳床(小朋友的)、瘦身帶機(媽媽的)。在老爸的腦裡,一切的設計都是為了家,考慮到家裡的每一份子,為了理想中的生活。時至今日,在家裡擺放健身器材的都不多,何況是三十年前,在雲林。


  老爸設計了透天厝的每一樓都不同顏色,是淡雅的石噴漆,二樓是藍色,三樓是綠色,四樓是橘色,樓上和樓下的店面氛圍完全不同,上了樓,就是回到家,是另一個世界。


  老爸是個煙槍,但他絕不在樓上和車子裡抽煙,就算是陽台或廁所裡也從來沒有,老爸那個年代,男人不抽煙不算男人,也許香煙是他人際社交,社會立足和賺錢所必需的工具,所養成長年的習慣而已。我們常給愛抽煙的老爸臭臉看,但不曾為自己解釋過什麼。


  老爸所有的錢都給老婆,老婆怎麼花錢他從不過問,他自信的,大無謂的說:「如果我做了什麼對不起老婆的事,那我就一無所有」我長大後才知道這樣的男人世上少有。


我小時候的老爸


  老爸是嘉義人,小時候他騎偉士牌司庫達來回嘉義和斗六,我就站在前面的腳踏板上,沿途經過田野,風颯颯的吹,老爸怕我冷,一路上用腳緊緊夾著我,到家我的腳都熱嗖嗖的。


  我長大以後的老爸很宅,假日大家要出去玩,車子坐不下,他就自願在家留守,吃飯時間就泡碗泡麵解決。但我記得在我很小的時候,老爸背著相機帶我們出去玩幫我拍照,當時的相機是要手動對焦的,老爸要我站好不要動,然後他退到後面蹲下來拍,他很少拍成功,因為他後退蹲下來不久,我就不自主的跑向他。


  我很幸運,這樣的幸福照片只有我有,弟妹出生了以後,他更努力賺錢了,全年無休的工作,很少出去玩,弟妹用的是當時很昂貴的幫寶適。幼稚園的時候,我每週得到「好寶寶」的彩帶,就可以站在鐵門前和小狗拍照,這些照片都存在我的記憶裡。

老爸最怕我們過得不好


  在我還沒上小學以前,那正是台灣經濟起飛的時候,老爸每天做生意到晚上十二點才關門,但他還是抽空來教我算數和注音符號,老爸很兇,駡人很大聲,又駡得很久,他最常駡的就是我們成績不好、不用功,怕我們以後長大要去撿牛屎,在大太陽下做工。他不曾駡我們花了多少錢,只會問我們錢夠不夠。


  長大後,他不再管我們的成績了,只會問我們有沒有穿暖,吃飽,睡好。他怕我在外面過得不好,先說要幫我蓋一個工作室,後來又說要幫我開一家店。


  老爸的兄弟都在嘉義,他常覺得斗六沒有嘉義好,但他仍然在這裡守護著我們,這輩子都在這裡。老爸跟我說,這裡是你的家,在外面過得不好就回來,這裡永遠有你的房間,不差你一口飯,這裡有我撐著。


  老爸總是為我們著想,為我們擔心,幫我們想辦法,小時候他做我們的前鋒,長大後做我們的備援。老爸的脾氣不好,用舊時代的大男人方式說話,其實他和我們是生命共同體,他說的那些兇巴巴的話,都不是真的。老爸讓我們知道什麼是家,什麼是家人,什麼是不可取代的親密。


  謝謝老爸在20幾歲就生下我們,為我們的幸福每天打拼,到現在還守護著我們,放我們去飛翔,忍耐著寂寞,為我們思量打算,從小培育我們成功的能量,在我們失敗時亳無怨言的支持,提供一生的陪伴和依靠,在任何時候都讓我感覺自己是被珍愛的寶貝。


  我的老爸只是一直給,一直給,一直給,從沒想自己獲得什麼,總是穿一樣的衣服鞋子,有得吃有得睡就好,卻一路上為我們著想個不停。我的老爸擔心他愈來愈老,有一天再也不能幫助我們。老爸阿,我唯一希望的就是你好好的活著。

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延伸閱讀